日期:2020年3月11日

  财经观察:俄汇市股市动荡 央行出手维稳

  新华社莫斯科3月10日电财经观察:俄汇市股市动荡 央行出手维稳

  新华社记者

  受国际油价暴跌影响,俄汇市、股市10日迎来动荡的一天。为应对不利行情,俄中央银行接连出台维护市场稳定的举措。俄政府部门、经济专家和媒体发声,为稳定俄经济撑腰提气。

  汇市股市起波澜

  俄综合性交易市场莫斯科交易所10日开盘后,美元、欧元对卢布汇率快速上扬。截至当地时间14时,莫斯科交易所美元、欧元对卢布汇率分别升至1比71.2和1比80.8,卢布总体势弱。

  与此同时,该交易所的俄油气企业股价显著下滑,俄储蓄银行、外贸银行股价大幅下跌。莫斯科交易所以卢布计价的股票指数盘中下挫7.5%,跌至2514点。俄另一重要股指——以美元计价的俄罗斯交易系统股指下跌12.6%,降至1100点。

  出现上述行情的背景是,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与以俄罗斯为首的非欧佩克产油国6日未能就3月底以后的原油限产政策达成一致。沙特随后表示准备增产和大幅降低油价,这导致国际油价暴跌。

  据国际文传电讯社9日报道,国际油价暴跌、投资者逃离高风险资产等因素已对俄汇市产生影响。

  据俄罗斯塔斯社报道,9日银行同业市场上美元对卢布汇率一度达到1比73.47,为2016年3月以来首次突破1比73;欧元对卢布汇率一度达到1比83.77,为2016年2月以来首次破1比83。

  俄央行出手救市

  为应对市场动荡,俄罗斯中央银行10日宣布两项决定:一是自当天起面向俄国内市场预售外汇,这一预售将持续到俄开始定期出售“国家福利基金”所储存的外汇时为止;二是俄央行决定向俄银行系统注入5000亿卢布(约合70亿美元)。

  俄央行表示,将追踪国内外金融市场行情,把握市场流动性。同日,俄财政部决定暂停发行联邦公债券直至相关市场企稳。

  俄央行9日还宣布,由于国际油价暴跌,该行决定今后30天内停止在俄国内市场上购进外汇,以维护俄金融市场稳定。

  俄央行指出,该行将跟踪本月金融行情,并据此决定何时恢复购汇。与此同时,该行正“追踪观察金融市场变化,并准备采取其他补充手段以保持俄金融稳定”。

  各界发声撑经济

  俄经济发展部长列舍特尼科夫10日表示,俄经济发展部将同俄财政部、央行协同努力,应对市场动荡。他认为,当前需高效使用联邦预算解决经济问题,特别是投资领域问题。

  列舍特尼科夫指出,尽管当前市场剧烈动荡,但类似情形过去也发生过。“近年来俄在制定宏观经济政策时,特意着眼于确保俄经济平稳应对如今这种局面”。

  俄国民经济和国家行政学院金融与银行系教授尤坚科夫说,卢布汇率下跌可能导致俄进口的某些汽车、服装和设备价格显著上涨,俄公民出国费用增加,但俄基本生活必需品价格不会大涨,“接下来需要看俄央行如何应对通胀”。

  “今日俄罗斯”国际通讯社社长基谢廖夫表示,即使汇市和油市行情险恶也不必恐慌,欧佩克与非欧佩克产油国未能达成协议,反倒使俄免于在国际石油市场受束缚,“如今俄不但可按自身需求开采、出售石油,而且能与来自美国的页岩油企业竞争”。

【编辑:岳川】

  野生动物“禁食令”出台后,广东2000万斤压塘的泰国虎纹蛙成为养殖户手里烫手的山芋——“卖也不能卖,养也养不起”。

  “同样是引进物种,牛蛙、美国青蛙都开放流通了,为什么泰蛙就不给卖了?”3月8日,广东省江门市台山市养蛙合作社负责人梁进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说,泰国虎纹蛙1996年由旅泰国华侨从泰国引进种苗养殖,开始在海南进行孵苗,后引进广东。如今,江门台山已发展成为200多户养蛙专业户,养殖水面积达2300亩,大部分农户为贷款养殖,“禁食令”出台后,泰国虎纹蛙该如何处理政策并不明朗。

  不过梁进也同时表示,当地虽然从事泰国虎纹蛙养殖20余年,但绝大部分养殖户没有办理过相关手续。有专家认为,在目前特殊的背景下,许多之前合法的以食用为目的的陆生野生动物驯养繁殖都被吊销了许可证,“那么如果它本身就是非法的,没有证件,就很难谈保障了”。

  3月9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致电江门市农业农村局,该局工作人员表示,已了解当地泰国虎纹蛙养殖户的情况并上报至相关部门。“现在是可以养但是不可以卖,卖的问题要去找市场监督局。”对于养殖户目前的损失是否有止损或补贴等扶持政策,对方表示,“政策支持以后可能会有,但是现在还不好说,要看上面的安排。”

  澎湃新闻又分别致电江门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和自然资源局,两部门皆表达了与农业农村局相同的观点。

  同日,广东省农业农村厅渔业资源保护处相关负责人向澎湃新闻表示,泰国虎纹蛙问题,现有政策未有进一步的明确,各级各部门都在关注并协调中。目前还要等国家新的政策出来。

  泰国虎纹蛙非政府引进,未登记在册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1月23日晚,广东市场监管领域防控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出一号通告,决定自通告发布之日起至全国疫情解除期间,全省饲养繁育野生动物场所实施隔离,严禁对外扩散、禁止转运贩卖。

  从那时起,广东江门所有养殖户的泰国虎纹蛙停止在市场上交易。

  浙江师范大学生态学研究所田永斌等人在撰写的《中国虎纹蛙种质资源研究进展》中提到,虎纹蛙,俗称水鸡、田鸡,约有4个(亚) 种,中国和泰国各有1种,即中国虎纹蛙和泰国虎纹蛙。1989年,虎纹蛙被列为国家II级保护动物,受到国家法律的保护,同时也是唯一列入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的蛙类。

  虎纹蛙曾广泛分布于我国南方各省,由于其个体大、肉味鲜美,是一种很好的食用蛙,多年来一直遭到过度捕捉,再加上栖息地破坏等原因,虎纹蛙野生资源遭到严重破坏其数量正呈不断下降的趋势。1995 年首次引进了外形酷似中国虎纹蛙的泰国虎纹蛙,新品种的引进暂时缓解了市场供需矛盾。

  农业农村部对从境外合法引进的水产新品种制定了专门的目录。专门研究两栖爬行动的业内专家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是否被列为水产新品种主要参考两点,一是政府主动引进,例如牛蛙,在上世纪50年代由中国政府从巴西引进(原产地美国),引进的目的就是来作为食物开展人工养殖的;另外要看养殖规模是否足够大,养殖户需要通过一定的程序,从地方主管部门上报到国家农业主管部门,进行备案报批。

  “如果养殖户没有通过正规的程序上报,那么就没有在农业部门备案,在讨论新名单的时候可能就没有关注到这个品种。”该专家说。

  不同于牛蛙,泰国虎纹蛙的引进非政府行为。据梁进介绍,泰国虎纹蛙在上世纪90年代由旅泰国华侨从泰国引进种苗养殖,开始在海南进行孵苗,后引进广东。

  如今,江门台山已发展成为200多户养蛙专业户,养殖水面积达2300亩。问及是否办理过养殖的相关手续,梁进表示,当地的养殖户都没有办理过相关手续。

  “只能养不能卖”仍将持续

  往年这时正是成蛙上市的季节。梁进说,江门台山当地所有存塘上市的成品肉蛙约有2000万斤,喂养这些蛙的饲料市场价为140元每袋,每10亩蛙田每天的消耗量在2000元左右,蛙农理解和支持政府特殊时期对野生动物的管控政策,而很多人选择减少投喂量,“现在已经有蛙陆续开始死亡了”。

  对于蛙农面临的困境,上述专家认为,在目前特殊的背景下,许多之前合法的以食用为目的的陆生野生动物驯养繁殖都被吊销了许可证,“那么如果它本身就是非法的,没有证件,就很难谈保障了”。

  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国家林草局会同市场监管总局、农业农村部先后下发紧急通知和公告,宣布在疫情期间实施最严厉的野生动物管控措施,全面禁止人工繁殖场所野生动物转运贩卖,禁止一切形式的野生动物交易。

  随后,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简称《决定》)。按照《决定》,凡野生动物保护法和其他有关法律明确禁止食用野生动物的,必须严格禁止。同时,《决定》规定,全面禁止食用国家保护的“有重要生态、科学、社会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以及其他陆生野生动物,包括人工繁育、人工饲养的陆生野生动物。

  对于泰国虎纹蛙等两栖爬行动物该如何界定? 2月27日,农业农村部渔业渔政管理局副局长韩旭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农业农村部将加快推动水生野生动物目录修订,在新的目录出台之前,对于已经列入《国家重点保护经济水生动植物资源目录》或《人工繁育国家重点保护水生野生动物名录》的物种,将通过文件的形式尽快予以明确。

  发布会后,许多蛙农都在期待名录公布后,政策能够进一步明朗。

  一周内,农业农村部紧急印发了关于贯彻落实《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进一步加强水生野生动物保护管理的通知(农渔发【2020】3号,下文简称《通知》),其中明确了中华鳖、乌龟等列入水生动物相关名录,按照水生动物管理。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检索《通知》附带的《国家重点保护经济水生动植物资源名录》和农业农村部公告的水产新品种名单发现,水产新品种名单记录了从1996年至2018年间登记的可以人工驯养繁殖的215个新品种。鳖、乌龟、牛蛙和美国青蛙分列在两个名单之上,牛蛙和美国青蛙的登记时间均为1996年。

  这意味着,“禁食令”出台后已大规模养殖的、备受关注的中华鳖、牛蛙被“解禁”,但泰国虎纹蛙不在“解禁”名单之内。

  “同样是引进物种,牛蛙、美国青蛙都开放流通了,为什么泰蛙就不给卖了?”蛙农梁进觉得委屈。

  对此,广东省农业农村厅渔业资源保护处相关负责人表示,泰国虎纹蛙问题,现有政策未有进一步的明确,各级各部门都在关注并协调中。

  “我们也很着急,但也要走一些程序,这件事情因为还涉及到其他部门,不是农业部门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该负责人表示,在新的政策出台之前,泰国虎纹蛙只能养不能卖的现状仍将继续持续一段时间。

  澎湃新闻记者 刁凡超 实习生 冯建悦

【编辑:刘羡】

俄罗斯飞来的波音737-800全货机装载着18吨防疫物资于3月10日抵达乌鲁木齐国际机场。新疆机场集团提供

  (抗击新冠肺炎)“零积压”“零延时”新疆“机场人”助力防疫物资转运(图)

  乌鲁木齐3月11日电(王小军 姚园园 闫璐)俄罗斯飞来的波音737-800全货机装载着18吨防疫物资于3月10日抵达乌鲁木齐国际机场。

  因近期和田市人民政府采购一批防疫物资类型为生产口罩的原材料,需从俄罗斯莫斯科运回,通过对公路、铁路、航空运输三方面物流畅通程度的了解,仅有航空物流最为快捷、畅通,能够满足其时效需求。

俄罗斯飞来的波音737-800全货机装载着18吨防疫物资于3月10日抵达乌鲁木齐国际机场。新疆机场集团提供
俄罗斯飞来的波音737-800全货机装载着18吨防疫物资于3月10日抵达乌鲁木齐国际机场。新疆机场集团提供

  新疆机场集团天缘国际物流公司收到保障该批物资的信息后,与天顺中运航空服务有限责任公司共同为防疫物资的运输工作提供全货机服务保障,天顺中运航空服务有限公司提供运力支持,天缘物流公司提供全货机代理服务保障,为这批物资开启绿色通道,以41分钟的机坪保障时间完成了货物装卸机工作,确保物资运输快捷畅通,实现边防检疫、海关查验“零延时”。

  天缘国际物流公司提前联系边防检疫、海关查验部门对航空器进、出境办理相关手续,协调地勤业务部提供平台车、行李传送车、客梯车等车辆保障,卸机完毕后快速将货物进行复称计重,暂存国际监管库做疆内中转运往和田。

  据悉,本周后续计划还有两架俄罗斯直飞新疆乌鲁木齐的防疫物资运输货机,天缘国际物流将继续提供绿色通道服务,发挥全货机全服务代理特长,以“零积压”“零延时”“零时差”的高品质服务助力疫情防控。(完)

【编辑:梁静】